一个志愿者的酸甜苦辣——被封了33天里的感受!

(营口之窗“营口专访”)一个志愿者的酸甜苦辣

——营口市鲅鱼圈区人民检察院志愿者关珊。

志愿者是光荣的,好听的、好看的,但坚持做,一做就三年就不容易了。尤其是做疫情期间的志愿者,随时都面临着危险就更不容易了。

2020年春节一场浩劫来袭,新冠病毒严重影响了人类的正常生活。全国医务人员驰援武汉,当时的我心急的发痒,甚至遗憾当年如果学医就好了。当疫情无情地袭击鲅鱼圈时,我立刻向我所在单位鲅鱼圈区人民检察院写了“请战书”,开始了志愿者的工作。三年来,哪里有疫情我就去哪。哪里有危险我就往哪里冲。上村、下屯、熊岳镇、红旗镇、高速口,上门给隔离者、密接者做核酸、送药品和送生活用品,清理防疫垃圾。

我被封在峰汇小区被封了33天里,我就做了33天的志愿者。早八晚五,天天给自己打卡。有时候坐着台阶上能睡着,乘着电梯时靠着电梯能睡着。到自己家的楼层也不知道下电梯,长时间不回家,老公就出来找人把我从电梯中叫醒,接回家。

志愿者都是心甘情愿的,苦点累点都没什么。但是,有人对志愿者产生了偏见,好像志愿者就是病毒的携带者。这个滋味不好受啊!

更难受的是回到家中,当我上门为隔离者、密接者做核酸回来时,自己要特殊的小心,必须和亲人保持距离。我把自己隔离在一个屋子里,33天都没有亲吻我可爱的儿子,这滋味更令人煎熬。33天我故意躲着75岁的妈妈。33天恩爱夫妻的双人床,变成了单人床。老公能理解,天天目送我到自我隔离的小屋,过着门对门的牛郎织女的生活。妈妈能理解,为了体贴自己的女儿承担起了所有家务。可8岁孩子不理解,在我的门外哭着喊着要见妈妈。妈妈你不管我了吗?妈妈你不爱我了吗?这话听起来真让人揪心啊!志愿者也有七情六欲,谁让我选者了志愿者!我无怨无悔!

我的同事也是一个志愿者,就是因为做志愿者而被感染成了感染者,但在康复后又毅然决然的做志愿者。这时,她的困惑随之而来。有人想报道她,她不敢纰漏实情。一怕公婆不理解,二怕在私企丢工作,三怕亲朋好友与她疏远。我们俩是同事,出事当天我们俩分去两地,如果我到了她的岗位,感染者或许就是我了。她的三怕也无怨无悔!我的小儿子不理解,我也无怨无悔!一旦疫情还来,我们俩义无反顾同上战场,还做志愿者,今生来世非和病毒死磕到底。

当别人问“我为什么做志愿者?”

我的回答是:“让更多的人多感受一点,不图回报的付出。”

“做志愿者,危险吗?”

“特殊时期,我危险大一点,别人的危险就小一点。”

“你累吗?”

自愿做的事,累点也舒服。

去武汉的志愿者,回来加官进爵涨工资,你们志愿者图的啥?

我不图啥,也不为啥,也不想干啥,就是想在疫情的特殊时期扎扎实实的为大家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。

供稿作者:康广义(鲅鱼圈报道)

原创发布:营口之窗官网

版权声明:营口之窗所有内容,转载须注明来源,禁止截取改编使用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